2006/04/13

生活好累

親愛的史都,

今天,我同事法則在辦公室哭了。

公司下午有場說明會,我蹲坐在法則前面時就看到他臭著一張臉。說明會結束後,經過他座位便跟他打了聲招呼。

"嗨,法則,怎啦,心情不好啊?開心點啦。"
法則仔細地看了我一眼。"怎麼突然這麼說?"
"沒啊,就看你好像很不開心似的。"

突然法則抽了張面紙,往眼眶一抹,我當場傻眼。

"你怎啦?"

他舉起手指了指隔板前方的同事,然後又往嘴邊比了一下,示意我不要說話。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前面的同事似乎也感受到什麼,站了起來離開座位。

此時我才想到,說:"好吧,那我不吵你了。"

回到位子上,法則傳了訊息過來。

"對不起,剛剛我失控了。"
"沒關係啦。你怎了啊?是工作的關係嗎?"我回問。
"只是覺得生活真的好累。"
"@@,你是法則耶,那個總是那麼開朗的女生,法則耶。"
"對啊,那是以前的我。現在心上事難解,所以才心情不好。"
"別想太多啦,千萬不要跟我一樣,那樣不好。"

生活,在人和人之間佔著一塊空間,拿捏著分寸,即使是再怎麼開朗的人,也還是會有失落的時候,我們究竟是怎麼生活的呢?史都。看到他那樣,真的讓人好心疼。

燉肉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