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02/03

媽,親一下


媽病了,爸常在親朋好友面前感嘆「我老婆病了,最近我才去二十多年來都沒踏進過的信用合作社處理事情,竟發現我什麼手續都不知道怎麼辦……」這樣的文法與句型,去讚揚媽的能幹。
我覺得很難過。很幹。



我們怕媽在過度的沈默中容易「想太多」,於是常常講一些生活中好笑的事給媽聽,然而也會出現反效果。
媽對我們的「表演」開始不耐,覺得我們常常忙著逗她笑,卻疏忽了她人在不舒服,並沒有那個心情回應;所以她鄭重警告我們不要再總是搞笑了,也叫我不要再比一些奇怪的搞笑姿勢,她看了就很難過。



沒有極限的溫柔不是不能期待,畢竟在媽的身上,一直都散發著這樣的無盡付出。

……

但陪伴是一種不計代價的真心與共。以前是,現在是,以後也一直都會是。
因為不管我閉上幾次眼睛,號稱地上想像力最強生物的我,也浮現不出媽離棄我而去的畫面。


一個人的愛在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中總是會慢慢地被忽略,然後在失去時才驚覺;愛一個人是在一點一滴的觀察中付出,在漫長歲月裡無聲無息到近乎理所當然。